石嘴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大洋一号随船笔记风高浪急海盗都不会来

发布时间:2019-09-14 00:31:52 编辑:笔名

“大洋一号”随船笔记:风高浪急海盗都不会来

原标题:“大洋一号”随船笔记:风高浪急 海盗都不会来

2月15日,大洋一号在风浪中加速驶向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合同区。中国经济 鲍晓倩摄

自“大洋一号”2月13日驶离毛里求斯路易港,3天来的远洋征程,感觉就像是坐上了游乐园里的“海盗船”,再也下不来了。

在一浪接一浪的涌浪中不断体验失重的感觉,身处前后左右无节律的持续晃动中,吐,是必然的,只有在后甲板看着大海吹着风才能好受些,又或者是来到最高层的驾驶舱,放眼看看无边无际的海洋。夜里海浪大的时候,躺在床上就如只身漂浮在茫茫大海的浪尖上起伏,舷窗外海浪声和船舱里瓶瓶罐罐倒得稀里哗啦的声音一起奏成一曲奇妙的交响曲。至于在船上行走,必然是要扶着墙缓慢行进,不然很难掌握好平衡。虽比不上数万吨级的豪华邮轮,5000吨级的“大洋一号”也不算太小的船,为什么还会这么晕?

船上的海洋天气预报员曹永正给我科普了下,简单地说,目前毛里求斯东南部海域有一个热带气旋,正在向南移动,去路被它南边副热带高压区挡住了。气旋南移推挤高压区形成较大气压梯度,风大浪急。虽然我们的航线相对偏西,不会受大风直接影响,但风区的涌浪会不断传来。

预计等航行靠近作业区时,西风槽向北甩出的一个低压也正巧东移过来,该低压气旋后边跟着一高压,气旋与其后高压配合,在两者之间产生较大气压梯度,据当前资料分析,将给作业区附近带来西南风6级,浪高3米左右。3米!想来我只有紧紧拉着绑在桌子上的绳子才能在屋里走动了。

“这就算不错的天气了!到第四、第五航段,南半球逐渐进入秋季,海况将更为艰难。”在驾驶室,年轻却经验丰富的三副陈文涛说。原来“大洋一号”将要到达的作业区位于着名的“咆哮西风带”边缘,那可是远洋航行避之唯恐不及的区域。“咆哮西风带”一般位于纬度30至60度之间,现在是南半球夏季,西风带偏南,对作业区影响较之其他季节小,但西风带北侧经常形成北伸的低压槽,低压槽形成后东移,往往会影响作业区,造成西北风转西南风级。

近三天来,在蔚蓝色的大海上,“大洋一号”如同一叶孤舟,寂寞地行驶着,前、后、左、右,都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洋,每天的景色绝无二致,这样的景致也将一直持续。我们的航程远离一切陆地和海岛,也不在一般的远洋航线上,别说看到港口、岛屿,连遇到船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陈文涛说,只有从南非到澳大利亚或南美的商船才会冒险途径“咆哮西风带”,这些船绕过好望角,才能风平浪静。

“大洋一号”即将到达的作业区——西南印度洋多金属硫化物合同区,平均水深4000至5000千米,是真正意义的远洋和深海。“我们最有可能遇到的就是搭载着‘蛟龙’同在西南印度洋作业的‘向阳红09’船了。这里就连海盗都不会来的,来这恐怕会因为没有船可抢饿死吧。”多次参加西南印度洋科考的地质组组长于淼调侃说。

另一个困难是,眼下也是南半球台风多发季节,虽然多数台风向东南移动,但台风路径不定,仍然有一些台风影响到作业海区,带来较大风浪。

这样的天气条件下,连在甲板上站稳都是件困难的事情,科考队员还要操作大型设备探测海底,真心是件危险的事情。船上的首席科学家陶春辉说,不久前他在“向阳红09”船时,有位科考队员大风天在甲板上摔了一跤,直接就休克了,好在科考船即将返程,几天内到港就医,没有造成更严重的事故。

想到这些,我的一颗心悬起来了。真心希望“大洋一号”能平安到达作业区,顺利开展作业,风浪啊,请再小些吧!(中国经济 鲍晓倩)


手机微店电脑版
微店店长版网页版
微信小程序定制